浙江浙农爱普

爱普文苑

又是一年清明时
 

今年的清明,杭州的天气一反先前的阴冷,意外回暖。草长莺飞,万物灵长,于是这个节日也变得少了些沉重、多了些温暖。

人们总说,追思在清明。而我关于清明扫墓的记忆,大概一直停留在十岁左右。家里人提前折好纸,买一堆金元宝,做一桌可口的饭菜,找到爷爷的坟头,聊聊天,汇报一下家里人的近况,让他安心。而我的任务只是在一旁跑来跑去,学着大人们做一些奇怪的动作,可能还去抓抓虫子什么的。

可能因为幸运,长大的过程中都没有人离去,对于已故亲人的印象也仅限于老照片。而后来因为一直在外地上学,清明于我来说,就只是和家里人打打电话,吃一些团子、和朋友相约出门晒太阳而已,丝毫没有追思的感觉,直到今年。

以前总听别人说,大学毕业之后一切都会不一样了,果不其然。离开了学校这个象牙塔,没有缓冲地直面生活中的问题挑战;要应对工作和感情生活上的变化,挠秃了头做一个又一个抉择;而且,到了一个尴尬的年龄,发现老人们身体大不如前,年轻的长辈也多了不少白发。自己似乎一下子需要承担起更多的责任,要努力喂饱自己,还要去照顾陪伴很多人。

记得去年看电影《寻梦环游记》,整个过程中又哭又笑。感受到了追寻所爱可以让生命变得充满激情与意义,而亲情温暖不灼不灭,永远都是最坚实的后盾。几个月后,经历了至亲的离去,才更听出了《remember me》的感动,三次死亡的触动,也才真正感受到清明的于我的意义。

它似乎给了我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,能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启封记忆释放情绪。然后走出房间,感受身边的温暖美好。因为知道了死亡不是永别,遗忘才是,所以能够鼓起勇气寻找更多能量源,找到最初的本心,砥砺坚持,不断前行。

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

 

(浙农爱普 潘鸽)